推荐产品3推荐产品2推荐产品1
新闻内容News
工作相位相移交错式PFC技术趋势及新颖的单芯片交错式PFC控制器的应用三星出货量笔记本上网本与CULV笔记本:2010年NB市场的明星?荧光灯驱动器芯片恩智浦的GreenChip技术实现非调光式荧光灯新突破电路板卡具以太网WinSystems 推出LPM-LX800-G STD Bus单电路板计算机深圳集成电路生产线中芯国际深圳厂房封顶 深圳集成电路地位提升微软的中年危机(五)三星芯片业者新型态电子产品缺货问题加剧批评新闻线索邮箱PMC-Sierra推出传输多路复用与映射方案降低成本日本电子产品出货至少延期四周

计算所中国芯片龙芯战将李国杰的担心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
2002年9月29日,我国微电子工业迎来一条令人振奋的好消息。中国科学院计算所在京宣布,由该所研制的“龙芯1号”芯片投产成功,这是中国信息产业在掌握计算机核心技术的道路上迈出的关键一步。

据报道,“龙芯1号”采用动态流水线结构,定点和浮点最高运算速度均超过每秒2亿次,与英特尔的奔Ⅱ芯片性能大致相当,在总体上达到了1997年前后的国际先进水平,为我国今后研制更高性能的通用CPU芯片奠定了坚实基础。

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优良的战斗集体

龙芯1号的问世掀开了中国芯神秘面纱的一角。大量媒体将镜头对准了长期默默无闻、为国家科研做贡献的中科院计算研究所的专家们,领导这些专家的是一位意气风发的科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

说到中国芯,人们总会联想到多年前那首脍炙人口的“我的中国心”。歌曲荡气回肠,但面对掌声和荣誉,李国杰总是谦虚把自己放在了一个集体中间,他认为自己是计算所的普通一员。

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确实是一个具有优良历史和作风的团队。它创建于1956年,原来名为“中国计算技术规划组”。这是中国建立的第一个计算机科学技术综合性研究单位。

计算所内高手辈出。历任所长不乏精英,其中的很多人后来都成为学术带头人、著名学者,甚至著名的企业家。1956年8月25日,计算技术规划组筹备委员会成立,著名数学家华罗庚任主任委员。

1983年6月至1986年7月,专家曾茂朝任第八任计算所所长,兼党组书记;1995年1月至1998年10月,柳传志任第九任计算所所长。1984年11月,两位专家在研究所的协助下,创立了“计算技术研究所新技术发展公司”,也就是今天赫赫有名的联想集团的前身。

即便是在极为艰难的历史时期,研究所也为国家培养了大批专业计算机人才。如今这批人才散布在行业的各个角落,起着中流砥柱的作用。可以说,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是我国本土计算机基础研究的摇篮,对中国的计算机产业产生过深远的影响。担任所长是对一个科研工作者极高的荣誉。

李国杰:“芯片大战”主战派

纵观整个中科院计算所的发展历程,就是中国国家体系计算机研究机构发展的缩影。计算所在几十年的发展中,先后分离出微电子研究、计算中心、软件研究所等多个子研究体系。1999年12月,当第十二任所长李国杰上任以后,研究所更是面临了转换机制的重大课题。

李国杰把国家重点的科研课题,与行业的基础产业、商业应用结合在一起,规划出计算所新时代的蓝图,划定了曙光超级服务器、高端计算环境、大规模生物信息处理系统、CPU与SOC芯片设计、遥感信息处理系统等主攻项目。涉足包括基于网格的大规模知识处理、一体化智能信息处理平台、国家Internet体系行为测试与分析以及虚拟人合成系统等一系列前沿项目。

按理来说,芯片项目并不是计算所的惟一,行业内传说,计算所真正的实力是网格。但是出于一个科学家的本能,从90年代中后期开始,李国杰利用自身的影响力,频频为中国基础芯片的自主研究摇旗呐喊。
[page]
关于中国芯历来争论很多,据说有“主战”和“主和”两派。

主和派的观点听起来颇为诱人。中国已经加入WTO,应当参与全球分工。面对巨头英特尔每年35亿美元的科研投入,中国参与芯片竞争的代价太高,风险太大。言外之意,中国花很多钱,做一个技术水平落后的中国芯没有太大必要,不如直接采用别人的成熟产品。

作为“主战派”的代表,李国杰和中科院一直保持着沉默。海湾战争中美军对伊拉克实行的电子战和信息战令中科院等国防机构寝食难安。李国杰把国家不能自主CPU制造比喻为“让别人牵着魂、揪着心过日子”。他代表1958年8月成功研制出中国第一台电子计算机的计算所发出了呼吁:中国芯不是花架子,不是装点门面。中国在芯片这样的基础产业需要自主产权。

在各种报告会、论坛上,李国杰开始大声呐喊。他破釜沉舟,力主芯片一战,“不宣战,毋宁死。”他说当今世界的芯片制造业,40%在美国,25%在日本,韩国有12%,我们国家是1.2%,在整个市场里占的比例非常小。这与中国的科技地位极不相称。

李国杰经常用中国研制“两弹”的艰难和成就来告诉、鼓励身边有疑惑的科研人员和普通公众,中国肯定能在核心技术领域有所成就,要相信自己。“很多人还没有接触研究核心,一听到困难就吓怕了。我们不能遇到困难总往后退,科学研究上的‘软骨病\’注定一事无成。”

“实际上,只要你铁了心去抓,我相信芯片是能够抓起来的,核心技术掌握的越多,竞争力越强,自信心也就越强。”

中国科研主旋律:商业应用、钻研精神和人才培养在商业应用上,有人说李国杰很像国外科研院所的负责人,即强调科研成果商业应用。他有句名言,“只有能变钱的高科技,才是真正的高科技。”

早在80年代初期,计算所就着手创办高科技企业,其中计算所亲自创建的就有20多家。无论是早期在中关村鼎足而立的“两通两海”还是后来的联想、希望和曙光公司,均与计算所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商业上的成就简直是数不胜数。

但是李国杰也秉承了中国学者特有的耿直和坦白,他非常不喜欢基础研究领域的“浮夸风”和“假大空”。在第四届中国北京高新技术产业国际周召开的院士论坛上,他第一个上台演讲。观众们花了高价买了门票,原本是想听一场“硅谷风投式”的煽情演说,没想到李国杰一上来就抨击产业内的泡沫成分,大泼冷水。

李国杰希望公众要有批判和怀疑的眼光,不要幻想科学大跃进。“我们研究高科技的是要宣传一种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发展高新技术,需要高瞻远瞩和坚韧不拔的精神。要提倡韧性,力戒浮躁。”台下数百名听众沉默了数分钟后,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人才问题最揪心

李国杰最担心还不是泡沫经济对国家基础科研的冲击,他日夜忧虑中国基础科研人才的外流。“目前中国的一流计算机人才,约50%在外资公司,另50%里有相当数量出国了,真正在国内科研机构及公司的占少数。”

“中国计算机核心技术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还有相当差距,要想摆脱老是跟在别人后面跑的局面,只有实行跨越式发展。发展的关键在人才。”他语重心长地说。

科学技术部曾经组团赴软件大国爱尔兰参观。爱尔兰软件业的人才机制令李国杰惊讶。技术转移时,大学与科研机构的科研人员持有高额的知识产权,获得丰厚的回报。爱尔兰全国人口370多万,年出口软件却达71亿美元,软件收入占到GDP的36%。

目前,国内各个科研机构普遍存在留人难的问题。国内学成的大量学生,他们的首选是出国,再者是去外企。李国杰意识到,要吸引世界一流的科研人才,就必须改革现有的科研体制,这仅靠国家的投入是不可能的。

他提出了从学术、感情和待遇上留人的方针。在计算所中,他设立了青年科研基金,为年轻人提供一个展示才华的舞台;提高研究生以及在所工作的研究人员的待遇,改善生活条件;解决研究生的生活困难来培养学生对计算所的感情。

他力推知识产权投入,建立若干股份制企业,企业对计算机及员工的回报通过基金会的方式进行管理,让科研人员占有股份。“我在这个岗位上,就是发现人才、培养人才、留住人才。让中国的人才服务于中国的产业,而不是一味给别人打工。这样对国家科学技术的进步有利,对集体、个人有利。这比所谓的高薪意义更加重大。”

李国杰的战斗没有结束。龙芯1号投产成功,龙芯2号的研究也将浮出水面。有理由相信,“龙芯战将”将与同事们一起,取得中国芯片基础产业及相应商业应用更多的胜利。
(编辑 伟文)
无影灯定时器电流基于LM3402的新型LED无影灯控制系统硅基GaN担当下一阶段LED成本下降的重任芯片技术半导体芯片大厂之路:3D芯片堆叠技术之道与魔测试标准芯片IC测试技术将进入新的阶段晶片三星记忆体加速量产 3D IC接合标准年底通关基辛格英特尔处理器Intel基辛格:焊接工人到副总裁的技术人生示波器时域信号泰克混合域示波器巡展拉开帷幕阴极阳极分子解析:OLED结构原理、发光过程及分类中国工程院世博会网络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呼吁不要盲目追随物联网热
0.7188229560852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