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产品3推荐产品2推荐产品1
新闻内容News
生产能力工厂工艺台积电将以10亿美元购海力士芯片制造厂中国成效份额阿梅里奥:联想的业绩压力不是来自别人半导体下半年去年张忠谋:全球半导体下半年增长将趋缓诺基亚库存谷底NAND Flash产业急单灯泡家电日本日本野岛电器停售白炽灯泡 开展LED灯泡以旧换新单晶硅宁夏切片宁夏告别单晶硅外援加工 完善光伏产业链深圳集成电路消费类周生明:本土IC应积极布局战略新兴产业平板电脑出货量iSuppli预计今年平板电脑出货量将达5760万台电池材料效率应用材料公司推出Esatto太阳能电池双重丝网印刷技术

波导手机科健多家国产手机制造商破产重组交棒新贵

在刚刚过去的一周里,国产手机界内有两个新闻前后脚地出现:一个是来自咨询公司艾瑞的研究报告,显示华为、中兴和酷派三家制造商在国内安卓智能机市场上打下了四成的江山;另一个则是有关科健,这家已经生产了十几年手机的老牌企业于10月21日在深交所停牌——以破产重组这种悲壮的方式。

这两个消息的一热一冷凸显著国产手机界撕裂的现状。一方面,是技术派的新贵们从国外巨头口中夺食,另一方面,是曾经承载了民族手机期望的老牌们一个接一个倒下。科健破产重组,不是第一个,或许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人们曾经耳熟能详的手机品牌:科健、熊猫、东信、波导、夏新……坚持至今者寥寥无几,大都走向了各自的结局。在手机被重新定义的今天,许多年轻的消费者甚至对它们闻所未闻。而这种表象的背面,是国内手机生产交棒的完成。

虽然徐立华声称自己一直在“忙手机”,但是在被问到自己的企业目前的出货量时,他却有些说不大清楚。

“很多”是他给出的回答。作为宁波波导股份(3.38,-0.08,-2.31%)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徐立华在过去的十几年中一直为这个品牌保驾护航。但是如今,他却面临着众多尴尬的诘问:8月发布的2011半年报显示,在今年上半年波导3514.6万元的净利润中,有1773.8万元来自于对外委托贷款收益,占比达到50.5%,一度被媒体斥为:玩火。

“我在银行没有一分钱贷款,手中有闲钱,为什么不放出去?”在被问及这个问题的时候,徐立华如是向新金融记者辩解。也许这个回答足够坦诚,但无法掩盖波导手机业务不断缩水的现实。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徐立华理直气壮并非没有理由。因为即便财报难看,但在老字号国产手机厂商中,波导仍然属于表现尚好的那一个。它昔日的同伴和对手纷纷倒下,而科健只不过是个最新的例子。

老牌厂商:手握牌照的寡头

波导们为自己的衰落给出过许多解释,其中较为流行的有外国品牌的挤压和山寨机的崛起。而徐立华的总结则更为精炼:“价格太臭”。

实际上,波导、夏新等多家手机公司的高管曾经在不同场合声称“洋品牌是中国手机制造商的学生”。如果是在2004年,这种言论会被解读为傲慢,因为彼时国产手机市场占有率可以达到60%;但是到了2006年再说这话,就只能是充满了“酸味”——洋品牌们已经入侵了低端手机市场并进行渠道下沉——学生不但学会了老师的招数,还反过来打败了老师。

但是在一些市场观察者看来,这却并非故事的全部。分析机构战国策首席分析师杨群跟这个行业打了多年的交道,在他看来,老品牌的集体衰落以及这次科健的破产重组,更大程度上是市场选择的结果,直白点说:“一点也不可惜。”

“科健和其他许多老牌手机厂商,可以说是手机牌照制度的受益者。一开始并不是每个厂家想生产手机就能够生产,而是必须通过信息产业部的核准,拿到手机牌照。”

杨群告诉新金融记者,在早期,放出的手机牌照数量相当稀少,在1999年时全国也只有9个,而那时的国内手机市场才起步不久。

这就像是一棵结满果子的大树只允许9个人去摘,只会让摘果子的人恨自己没多长出几只手来。

牌照的许可制度保障了早期的辉煌。杨群回忆称,当时手机市场完全由卖方主导:“2003年我去一家手机公司,他们老总拍着我的肩膀说:‘你看兄弟,我连8月份的货都卖掉了’——当时我记得是3月份。”

虽然存在外国品牌的竞争,但是由于市场总量庞大,使得当时的国内手机多少有寡头垄断的意思。“当时,一台手机的利润甚至能够高到2000元,但现在怎么个状况?一部手机的出厂价才100块。”

杨群的话得到了徐立华的确认。徐立华告诉新金融记者,目前波导2G手机的出厂价格就只有每台一百多元的水准,“根本没得赚。”他对于波导没落所给出的“价格太臭”也正是指此。

在高额利润的保障下,手机生产厂商做得更多的是市场,在“修炼内功”方面并无实质进步。杨群告诉新金融记者:“当时科健可以说是韩国三星的代理,自己并没有发展起来。”而另一个例子是南京熊猫(5.99,-0.36,-5.67%)电子集团公司,尽管拥有GSM手机牌照,但实际上成为爱立信(微博)在中国的生产厂家。

随着牌照的逐渐放开,老牌厂商们好日子不再。国内手机市场开始进入价格战的厮杀,暴利迅速走向微利。不过这一过程最初却并不是自上而下地到来。在2005年的时候,国内手机厂商们已经开始注意“黑手机”的侵蚀。所谓“黑手机”包括水货手机、翻新机和未获得牌照的厂家生产的手机。其中最后者在不久之后即获得了一个更为响亮的称号:山寨机。

最终在2007年的时候,手机牌照制度被取消。至此,老牌厂商的手中再“无牌可出”。

3G与智能机:迟到的春天

2005年的时候,国产品牌已现颓势。在随后的几年里大都经历了营业额缩水、亏损和收短产品线。有些则干脆从市场上消失。波导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但是依然挺了过来。虽然由于连年业绩不佳股票被戴上ST的帽子,但在2010年的时候实现了扭亏并保持至今,尽管手机业务对此的贡献越来越小,可正如徐立华所表示的,波导并未放弃。熬过一个漫长的冬天,需要些特别的本领和蟑螂般顽强的生命力。波导算是做到了,但还有一些晚辈比他做得更好。

“金立、步步高(23.00,0.23,1.01%)和OPPO这些,是近几年的新军。”杨群告诉新金融记者:“它们成功的法门是具有更强的市场意识和营销渠道,它们有个共同点:团队多少都经历过当年的DVD大战。”

曾经DVD大战的“血腥”相较于手机市场的低价厮杀有过之而无不及。“那时候有一些厂家,每台DVD有5块钱甚至3块钱的利润就敢做。”杨群认为,正是由于在这样的激烈竞争中经历过淬炼,才使得这些晚辈后生得以坚持到现在。

坚持就是胜利。这句话在手机行业得到了残酷的印证。经历了2006年到2008年的普遍动荡,到2009年的时候,手机厂商们看到了一丝曙光——在这一年,3G网络在中国开始进入商用;另外,免费授权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安卓终于变得成熟好用。

前者使得一些厂商得以从廉价的2G手机厮杀中脱开身来,开始获得移动运营商的稳定订单;后者则助力国产手机厂商们瓦解使用塞班系统的诺基亚(微博)手机对国内市场的统治。

最近艾瑞咨询发布的研究报告肯定了这些变化带来的结果:华为、中兴和酷派三家制造商在国内安卓智能机市场上打下了四成的江山。虽然这仅仅局限于一个细分市场,但是有鉴于安卓系统刚刚在7月的时候打败塞班取得国内智能操作系统第一的地位,让一切看起来前途光明。

虽然这份报告显示目前的好成绩还只出现在少数大企业的身上,但是对其他厂家来说也意味着机会。当然,前提是你必须能够撑到这一刻。以金立为例,相关报告显示,今年7月金立103万台的销量中有95.75%仍然是GSM格式的2G手机。但是金立方面向新金融记者表示,这一局面将很快得到改观——11月的时候会举行多款3G智能手机的新品发布会。

而对于科健这样的老牌手机制造商来说,这一天则来得太晚,寒冬过于漫长了。至于波导,它虽然坚持到了今日,却对这一次的浪潮感到有些力有不逮。在被问及波导对智能手机的反应是否太慢时,徐立华在沉默了片刻后,只给出了一个字的简短回答:“是。”

新贵们的隐忧

虽然在杨群看来,国产手机品牌差不多完成了交棒,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忧患的结束。新贵们还面临着各种各样的不确定,其中有些在它们的前辈们看来是那么的熟悉。

“要使智能机的操作系统运行流畅,一般需要品质较好的芯片。国外大厂多用美国高通的芯片,而国内的企业选择较杂,目前来看台湾联发科(微博)的产品有一定市场。”杨群表示,手机芯片的选择直接影响到手机整机的售价,而出于成本和市场定位的考虑,国内厂家更偏爱相对廉价的芯片。根据赛诺咨询发布的相关分析报告显示,目前700-2000元价位的智能手机占到国内市场的68%左右,而国内大厂们的主力机型多集中在这一档。

“曾经老牌手机厂商也是走低价策略从国外手机厂商手中抢夺市场的。”杨群担心,过分依赖低端市场会导致历史的重演。“随着芯片生产效率的提高和成本的降低,整机平均售价也会不断下降。”这样一来,国外品牌对低端市场的渗透不可避免。

而另一方面,曾经让诺基亚都感到头疼的山寨机依然是个比较严重的威胁。杨群介绍说,目前安卓智能手机的标配芯片频率一般要达到800MHZ。而据新金融记者从深圳一家山寨机代理商处了解,目前不少山寨智能机的芯片主频在600MHZ左右,甚至可以低到400MHZ。对方表示,这样的芯片运行的手机系统虽然“不太流畅,但能跑”。

除去低端路线与历史雷同外,目前的市场状态也与过去有相似之处。虽然国内手机市场处于饱和,但正在经历从2G到3G、从非智能到智能的换代期。这使得3G智能机存在大量的需求并且尚未经历激烈的市场抢夺,就像许多年前一样,是棵一伸手就能摘到果子的果树。

“还有比较危险的一点是,像中兴、华为和酷派这样的大厂,由于自己品牌认可度较好,跟运营商的关系也较好,所以可以从后者那里拿到稳定的订单,并以此占据在市场上的份额。

”杨群解释说,由于移动、联通和电信三大运营商都在力推各自的3G网络,并通常采取手机话费捆绑销售的模式,使得它们有面向手机制造商的大量订单需求:“到目前订单总量大概有1000万台。基本就给前几家巨头分了。”

这对所有人来说或许都不是好事——华为中兴们需要预备订单完结后的情况;而对于金立们来说,还没来得及喘息,下一场价格战很可能已经迫在眉睫。但不论国产手机的未来终将走向何方,毫无疑问的一点是:新旧交替已经完成。徐立华表示,波导目前自己的手机整机只局限于配合运营商的定制,大部分工作是在为其他品牌——包括山寨机——做解决方案。曾经国人熟知的“手机中的战斗机”如今在被提及的时候只能唤起普遍的茫然,对于被遗忘这种事情,波导们总得学会习惯。

效能网络防火墙Fortinet发布新款企业安全设备FortiGate-620B华为终端智能手机华为终端去年业绩揭秘:卖1.2亿台 收入45亿美元电视在线云端电视再次变革 创维酷开新品“云电视”上市半导体美元全球SIA总裁:今年全球半导体销售额将破千亿美元技术计算机耗电量低耗电技术将成为最大的竞争焦点家电电器电子产品国务院:明年元旦起征收电子产品回收费企业电子元器件行业电子元器件 持续关注核心竞争优势批评新闻线索邮箱Macraigor推出JTAG/BDM调试高速USB设备系列总线操作恩智浦推出ARM Cortex-M3微控制器LPC1700
0.55126309394836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