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产品3推荐产品2推荐产品1
新闻内容News
城市路灯企业LED城市照明遇尴尬 节能选择太“纠结”厂商面板底板触摸面板技术:新企业纷纷涉足 供应链发生变化神经元神经网络神经科学家在芯片上搭建神经元电路新台币业者后段国际IC设计厂采用以量制价策略等离子广播电视半导体电子早九点:研华:物联网并非一场热闹市场项目美国美太阳能电力市场走俏 2015年将达80亿美元核电装机容量国内深度分析:中国“十二五”光伏目标翻倍子虚乌有?电压模块数据模块化逆变电源的设计与应用执行机构噪声智能未来调节阀的发展方向:智能化、标准化

中国国外广电搜狐CEO张朝阳:“我鄙视物联网与三网融合”

三网融合试点已过一年,然而电信与广电恰如一对中国夫妻的婚姻,合不上也分不开,在磕磕绊绊中继续前行,在利益纠葛不断的情况下,三网融合进展可谓“龟速”;而当前火热的物联网产业,无论是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等一线城市还是众多的二线城市,全国各地纷纷猛烈地投资物联网,然而经分析,物联网的基础工业还不在中国,发展越快,最后越容易给外国人准备一个大市场,中国物联网发展明显有些“举国冲动”。

张朝阳嘲讽物联网、三网融合不知何物

诚然,无论是三网融合还是物联网,目前来看,均不尽人意,对此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个耐心去慢慢“憧憬美好的明天”。7月5日搜狐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在微博回应国家发改委体制改革研究所产业室主任史炜关于电信运营商与物联网的相关思考时再放“狂言”。张朝阳在微博中写道“互联网时代运营商的国营体制和思维语境全错了,我实在是鄙视这些不知所云的词汇:物联网,三网融合……”

事情起因于国家发改委体制改革研究所产业室主任史炜在微博中与网友分享了关于物联网的相关思考。

他在微博中写道:“下午去参加中国移动关于车联网的讨论会。到目前为止,中国的物联网仍处在纸上谈兵的阶段。这不是物联网本身的问题,而是搞物联网的和电信运营商不知道工商贸企业究竟需要什么,不知到什么样的网络资源共享和智能网络平台能带来新的成长性。”

此外,史炜先生还对国内个别学着对“三网融合”的相关言论提出了质疑,他写道:“昨天杨培芳老师说中国的宽带比美国落后五年,三网融合比美国落后12年,我觉的这有些信口开河了。落后与发达不在网络本身,而在你的经济运行方式。做一口金牙和用自己原有的牙吃饭,不能说那个好那个差。现在需要一支专门队伍来做企业信息化应用的孵化器。”

除了否定当前运营商的体制和思维之外,张朝阳接着还对电信运营商进行了言辞犀利的“炮轰”,他在微博写道:“不是你们不聪明,而是你们关注了不重要的东西,也是因为你们没有生存压力,所以才整天意淫这些东西而不考虑消费者在干吗。”

其实,这已经不是张朝阳第一次对物联网提出批判。在去年11月,张朝阳就对CCTV2播出的关于物联网的对话节目表示过质疑与反对意见,他表示自己“没有搞清楚什么是物联网”,并质疑“我们国家的学者是不是把一个狭窄的软件传感产业的发展吹成了人类技术进步的大趋势,互联网还没搞清楚呢,搞什么物联网啊?”

三网融合纠葛不断“龟速”前行

三网融合试点已过一年,虽然工作在积极推进,但资源的重新分配以及如何对新资源开发与高效利用,成为了焦点和难点,在目前的体制环境下,共同推进三网融合已十分困难。

一切如当初预想的那样,有关三网融合的故事在不断重复一个道理:电信与广电恰如一对中国夫妻的婚姻,合不上也分不开,在磕磕绊绊中继续前行。

模式与路径之辩在12个试点地区普遍存在,争论的最终落脚点无一例外地回到了体制与利益。这也是一切改革的核心。

由于双方所处的发展阶段、所采用的发展模式不同,导致了管理思路、发展目标、监管体系等方面双方存在较大差异。

在三网融合的发展思路上,广电和电信差异很大。在保证网络信息和文化安全的前提下,工信部认为应该积极推进三网融合,允许并鼓励探索多种模式。广电总局则大力推进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加快网络数字化双向化改造,组建国家级有线电视网络公司。

在这些工作完成之前,广电部门对三网融合试点持消极态度,并通过行政手段对三网融合发展模式加以限制。一些地方的广电部门甚至按照广电总局要求,关闭原已开展的IPTV业务,曾得到中央认可的上海等地的发展模式也遭到广电部门的否定。

有业内专家直言落后:“宽带发展、光纤入户落后至少5年,三网融合落后了12年。”

国内物联网投资疯狂空中楼阁

对于物联网,OFweek通信国际获悉,从目前来看,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等一线城市都曾宣布要大力发展物联网产业。此外,一些中小城市也开始进军物联网,而且很多地方已经为自己制定物联网产值目标,作为一个新兴产业,我们积极关注并积极引导发展,无可厚非,但是,全国纷纷过大投资物联网,估高物联网目前的发展能量就不足取了。

物联网正处于产业发展初期,目前国内在技术标准与商业模式方面仍需实现更多突破,技术仍有许多瓶颈,特别是缺乏统一标准体系和成熟商业模式,被看作是制约发展的关键要素。

物联网产业发展不能狂热地过高评估,盲目投资,重复建设,最后酿成苦果,保持产业健康有序发展,是我们每个决策者的责任,也是每一个从业者的责任。

各地都想发展物联网,但大多还是跟在别人身后,做一些附加值不高的系统集成和简单应用,看上去投了大量的钱,但大多是系统集成企业赚到,产业布局却并没有获益。

物联网的基础工业还不在中国,发展越快,最后越容易给外国人准备一个大市场。虽然目前国内已经做了很多应用,但其中的芯片、传感器等基础硬件基本上都是进口国外厂商产品,真正自己核心知识产权的东西并不多,做集成的多,原创的少。

但是,做基础没有做系统集成钱来得容易,但只做系统集成,就会失去基础,就像彩电行业、汽车行业曾经面临的问题一样。

OFweek通信国际据悉,在传感器领域,基本上都是国外巨头垄断,国内少数几家厂商,也大多是在国外的芯片基础上加工,在操作系统、中间件、云存储、云计算等各个环节,中国厂商都居下风,现在的应用很多都是用外资的产品。

这一差距并非短期内可以弥补。物联网虽然是一个新的概念,但它并不是凭空出现,而是传统IT业各个领域的延伸和集成。在国外已发展数十年的传感器等领域,中国近乎空白,因此,物联网热潮甚至放大了中国传统IT业与国际领先厂商的差距。

据CSIP的内部报告,中国的信息产业目前非常缺乏核心专利。半导体专利国外企业占85%,电子元器件、专用设备、仪器和器材专利国外企业占70%,无线电传输国外企业所占比例高达93%,移动通信和传输设备国外企业也占到了91%和89%。

多位业内资深人士判断,要追上国外先进技术,至少需要5年,也可能更久,作为基础设施建设,甚至需要15年才可能做得很好。

在中国互联网与IT界的金字塔尖,我们知道柳传志、李彦宏都曾对物联网“泼过冷水”,表示自己“还没看清”。而与张朝阳如此激烈的意见相反的是,网易的CEO丁磊对物联网与云计算表示过相当的兴趣,并在一次演讲中透露已经把云计算、物联网、智慧城市融入到他的养猪事业当中。

丁磊表示,“网易作为一个公司,在互联网做得还不错的时候,我们会考虑自己的能力去帮助农村,这里用到了一种‘智慧’的技术,这种技术不是用在人身上,而是用在猪身上。把参数标注在芯片上,通过最先进的互联网技术向用户传递什么是安全的领先的养殖技术和品种培养技术。”

由此可以看出,在中国互联网领域,对于物联网及云计算的理解和态度,基本已经形成针锋相对的两大阵营。

今天上班遇到一問題,就是CP642 MARK相繼裡面的燈泡全壞掉了中心社区成都微软与合作伙伴携手再设九家社区学习中心批评新闻线索邮箱凌特推出采用DFN封装的稳压通用降压-升压型充电泵芯片东芝闪存东芝开始量产24nm工艺NAND闪存希尔中国中国大陆大陆铜铝需求旺每年至少成长9%房产证人民币项目康佳将向中国银行申请56亿元综合授信磷光亮度材料UDC开发出全磷光白色OLED周界栅栏激光激光对射探测器引领防盗报警应用理念上的全新变化面板三星需求面板产业旺季不旺 价格狭幅震荡
0.42055583000183 s